立即注册 登录
小草网同类家园 返回首页

mprobin的个人空间 http://www.littlegrass.net/?72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梁惠王章句下

已有 108 次阅读2019-6-20 09:33 |个人分类:学习笔记


庄暴见孟子,曰:“暴见于王,王语暴以好乐,暴未有以对也。”曰:“好乐何如?”
孟子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国其庶几乎!”
他日,见于王,曰:“王尝语庄子以好乐,有诸?”
王变乎色,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乐也,直好世俗之乐耳。”
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其庶几乎!今之乐由古之乐也。”
曰:“可得闻与?”
曰:“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
曰:“不若与人。”
曰:“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
曰:“不若与众。”
“臣请为王言乐。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yue之音,举疾首蹙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乐,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今王田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疾首蹙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猎,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此无他,不与民同乐也。
“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之音,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鼓乐也?’今王田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田猎也?’此无他,与民同乐也。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


    则齐国其庶几乎----“庶”本意是孽生,这里姑且理解为“繁盛”。
    举疾首蹙而相告---举,全部,全都; 疾首,头痛;
    仅仅通过两种假设场景来推论与民同乐则王,不仅毫无说服力,事实上还削弱了“与民同乐”的理论基础。


齐宣王问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诸?”
孟子对曰:“于传有之。”
曰:“若是其大乎?”
曰:“民犹以为小也。”
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犹以为大,何也?”
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民以为小,不亦宜乎?臣始至于境,问国之大禁,然后敢入。臣闻郊关之内,有囿方四十里,杀其麋鹿者,如杀人之罪。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民以为大,不亦宜乎?”

     刍荛churao:草和薪 , 刍荛者指打草砍柴之人;
    为阱于国中是比较严重的指控。这一段讲民以何为乐, 以何为苦。虽然短,较上段更精彩,有理有据。


      齐宣王问曰:“交邻国有道乎?”孟子对曰:“有。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文王事昆夷。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太王事獯鬻,勾践事吴。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诗》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王曰:“大哉言矣!作之君,作之师。”
     对曰:“王请无好小勇。夫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此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王请大之!
    《诗》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一人衡行于天下,武王耻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难度加大了,换种方式,先通篇白话然后再理解。
      齐宣王问:和邻国交往有什么法则吗?
     孟子答道:有,有仁德的人才能以强大服从弱小,所以成汤可以侍奉葛国,文王可以侍奉昆夷;有智慧的人才能以小事大,所以太王可以侍奉獯鬻,句践可以侍奉吴国。以强大侍奉弱小,是因为顺应天道;以弱小侍奉强大,是因为敬畏天道。顺应天道的可以维护天下安宁,敬畏天道的可以维持国家和平。诗经上说:敬畏天道的强大,于是得以长存。
      王说:说的好阿!但我有个毛病,我喜欢武勇。
      孟子答道:大王请不要喜欢小勇。若有人手拿利剑目露凶光,嘴上喊着‘你来挡我试试!’ 这是匹夫的武勇,只能对抗一人,大王请格局大些!《诗经》上说,‘王勃然大怒,于是召集军队,阻挡了去攻打莒国的敌军,使得周国国运昌盛,不负天下厚望。’这就是文王的武勇,他一怒而使天下人民安心。《书》上又说,上天生养百姓,为他们降生君主,为他们降生师长。只是上天借君主师长之手爱护百姓。众生有罪无罪都由我替上天评判,天下怎敢有人违逆?有一个人横行于天下,武王以他为耻。这就是武王的武勇,他也是一怒(讨伐纣王)而使天下人民安心。要是大王也一怒而使天下人民安心,人民惟恐大王不喜欢武勇阿。

      这里讲的以大事小,以小事大,其实都是一回事。事的不是大小,而是天道。但天道的解释权归谁呢?老子在讲道,孔子也在讲道,百家都在讲道,可见道根本还是指人心。汉以来独尊儒术,尊的不是仁恕,尊的是孝悌,尊的是服从。嗯,可道,非常道。果然有理。

      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王曰:“贤者亦有此乐乎?”
  孟子对曰:“有。人不得,则非其上矣。不得而非其上者,非也;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亦非也。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昔者齐景公问于晏子曰:‘吾欲观于转附、朝儛,遵海而南,放于琅邪。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晏子对曰:‘善哉问也!天子适诸侯曰巡狩,巡狩者巡所守也;诸侯朝于天子曰述职,述职者述所职也。无非事者。春省耕而补不足,秋省敛而助不给。夏谚曰:“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一游一豫,为诸侯度。”今也不然:师行而粮食,饥者弗食,劳者弗息。睊睊胥谗,民乃作慝。方命虐民,饮食若流。流连荒亡,为诸侯忧。从流下而忘反谓之流,从流上而忘反谓之连,从兽无厌谓之荒,乐酒无厌谓之亡。先王无流连之乐,荒亡之行。惟君所行也。’景公说,大戒于国,出舍于郊。于是始兴发补不足。召大师曰:‘为我作君臣相说之乐!’盖徵招角招是也。其诗曰:‘畜君何尤?’畜君者,好君也。”

     宣王在雪宫接见孟子。王问,‘贤德之人也有游乐的爱好吗?’
     孟子答道:有的。如果有人因为得不到这种快乐,就非难他的君上,这是不对的;同样,作为人民的君上不与民同乐,也是不对的。因人民欢乐而欢乐的,人民也会为他的欢乐而欢乐;因人民忧虑而忧虑的,人民也会为他的忧虑而忧虑。乐天下之乐,忧天下之忧,这样的君主却不能使天下臣服的,从来不曾有过。从前齐景公问晏子,‘我想去转附、朝儛等处巡游,沿海南下,直到琅邪。我应该怎么才能做到和先王出巡一样呢?’晏子答道,‘问的好阿!天子去见诸侯称做巡狩,意思就是去巡视诸侯替他守护的国土。诸侯朝拜天子称做述职,意思就是向天子陈述自己的工作。(这两件事)都并非是与职责无关的。春季视察耕种并安排补种(有的说补不足是指济困),秋季视察收获并救济欠收。夏谚说:大王不出巡,我们怎么得以休息?大王不出游,我们怎么得到救助?出巡出游,替诸侯拿主意。如今却大不同了,(君王出游)浩浩荡荡满载着(征收的)粮食,受饿的人无粮可吃,劳苦的人无瑕休息。路人全都侧目以对,一时怨声载道,于是有人开始作乱。.......好难好难,休息一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小草网(同类家园) ( 沪ICP备16019424号-1

GMT+8, 2019-11-15 20:55 , Processed in 0.405796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