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网_病残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94|回复: 5

[原创参赛作品] 此情可待

[复制链接]

26

主题

62

帖子

90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21-2-25 12: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静水平波 于 2021-3-19 18:14 编辑

尹小烽结婚后爱护他个人家庭,家务事尽量多承担。他常说 如果连家务事都计较,这人就不足挂齿了,他大半的事服从妻子季洁,也不是说明他有多爱妻子,他认为这是家的责任和义务。不想覆辙上辈人,父母亲常常争吵,母亲总是报怨婚姻,对孩子的父亲总是无休止的怨言,老翻旧账。尹小烽在想自己该不该来到这世上,身体是其次,争吵和怨言是心灵深处真正的痛楚。如果他有个人家庭不要像父母那样似冤偶,要像姐姐姐夫那样和睦相处。
   尹小烽小时候外出治疗是由母亲和姐姐陪伴,姐姐为弟弟旷了两个学期的课程,有时还会遭到父亲的呵斥:“帮废弟弟干嘛?”她应算是称职的姐姐,她还教育弟弟的文化知识,好得让他十岁时插班读小学三年级不落后。尹小烽学习难题向父亲请教,父亲没有好脸色地说:“你上课怎么不听讲的,”然后死命地敲下儿子的头,后来儿子干脆不求助父亲了。伤心的是父亲常拿儿子的短处做取笑。尹小烽小学快要毕业时才会独立行走。中学时生活基本可以自理,体育教师视他为兄弟,教他锻炼肌肉的方法,他生命中两位最友善的同性者,中学体育老师和姐夫。
   尹小烽读大学时带回来一个女朋友,父亲对那女孩说:“我儿子他有不对的地方,你尽管地教训他好了。”一旁的女婿不满地说:“这是什么话!”谈婚论嫁时她伙同一男性来欺辱身体不便的尹小烽。父亲更是呵斥儿子无能。这不是给伤感的心理撒把盐吗?姐夫说如果是亲爸非得骂上几句,而岳父就不同了。他帮小舅子安排在一类网络公司工作。尹小烽浓眉一双清澈的眼睛,有副国子面。如果不是身体徐动,也会招蜂引蝶,定会吸引女性。失败的初恋后他一直处在相亲状态,有的相亲对象后来都为人母了,甚至孩子都上学了,而他仍是单身。
尹小烽的姐夫认识福利单位的领导,介绍了本单位行动不太便利的女员工季洁。其实两人是同类残疾。领导对她个人评价不低,从不跟异性独来独往。几乎没有情感史,曾经就交往了一个月连牵手都没有,真正的恋情都算不上。尹小烽似乎是她的人选,他为人实在,真诚。她不俗的外形,略带书生气,可能出生在知识分子的家庭里。两人都超过三十六岁,基本过了浪漫的年纪,交往了大约三个月就订下来要结婚,其实恋爱时间长并不能加深感情。
季洁出乎意料给她婚房装修的老板,居然是年少时的方华。勾起她过往的种种,在家里翻出照片,她莫名地流泪,逝者如斯夫过去了二十多年,早已随风而逝了。季洁惧怕到装修新房,万一再次遇见。但惧怕是不可挡的,亲朋好友要求她亲临装修现场作参谋,这次方华认出她来,竟然说出:“你是季洁?”如果不是有人在场, 她大概不会答应的,当作是过客。但她不得不答应了,并友好地招呼了他。也许这很正常,关键是他看她眼神仍带有缱绻。他不是结婚十几年了吗?这让季洁感到恐惶。几天后方华要约季洁外出,她谢绝了。居然到季洁工作地方 去约,她推脱不了,带上未婚夫尹小烽。尹小烽身体有些徐动,加之说话不是很清晰,方华看他眼神有些特别。 他可比你搞装修的要强,他可算是公司白领,人家做文字编辑的姐夫从来不鄙视他。
方华之约让尹小烽有感觉,他提议如果有顾虑就不要结婚,家庭是要负担的。他能保证对婚姻家庭和对方负责,要象姐夫那样营造家的幸福,季洁感动得热泪盈眶,他留给方华的印象是异类,更促使对季洁穷追不舍,脱不了身。尽管季洁解释尹小烽是聪慧之人,只是身体不太便利,但他不信。周末方华带季洁去郊游,像少年时一样地搂抱她,她说:“这是不可能,如果是对我好,请尊重我。”他不放地说:“除了妻子外,我没碰到别的女性。”其实季洁也需要这种异性的搂抱,尹小烽过于实在不讲浪漫。加之她对他还存有念情,就这样半推半就投怀送抱,方华对季洁说对她从不三心二意过,以前是现在更是。即便她现在的肢体情况不如以前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她一往情深。从这次郊游后季洁觉得很不自在,挺后悔自己放纵。跟装修人员在一块儿也太作贱自己,太可怕了。他是怎样的人也不知道,好像是对残疾人的不尊。那天周五的下午方华再次出现,请季洁去他家里。说妻子到外出差,要求过他俩二人世界。这时季洁似乎忘却了身旁的一切,尽是浮现出年少时跟方华的种种,不顾一切地有了激情之夜。他两人世界一直到妻子回来的前一天。后来妻子得知丈夫在她出差间背叛了她提出了离婚,结束了近二十年的婚姻。
尹小烽说世上一切都是眼不见为净,乃婚姻更是。他的观念是“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季洁跟方华之间成了一去不返的往事,为此她悔恨不已,是她一身洗不净的污秽。据说方华回老家后精神有些恍惚,拿着季洁的照片在乱叫,哭叫不喋。季洁由于身体的不便,几乎跟轮椅相伴,没法去看他,他在她记忆中彻底消失。
夏天尹小烽和妻子季洁带着两个儿子,看着湖对岸的景子说:“今晚好美啊!”熟悉的钟声响起,这不是不幸的钟声。
吾罕言利,与命与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13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26 09: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包容是对爱情的一种宽恕,也是一种坦然的情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62

帖子

90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21-3-10 15: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水平波 于 2021-3-15 15:57 编辑

后记:
     季洁结婚三年后方华回到老家,精神有些恍惚了。前妻来看望他,母亲和读大学的女儿要求他俩复合,女儿说:“爸对你还是有感情,你走后他一直保持原样,不破坏你留下的记忆。”前妻说她不会再婚更不会跟他复合,想到他跟季洁之间的事就觉得恶心。季洁的孩子生下来,他跟孩子做了鉴定无亲缘关系,这才回来的。
      尹小烽拉着妻子的手离世, 季洁痛哭流涕,知道小烽才是她的最爱。第二天他的妈妈把季洁请出了家门,心平气和地说:“你跟我们家没有关系,你只是小烽孩子的妈妈,放心孩子我们会经心地抚育,你给了他人格最大的羞辱,请走吧走吧。”尹小烽的讣告里没有写上妻子,季洁更没能参加他的葬礼。据说葬礼人数有近千人参加,残疾人就几百人,还有社会界人士。
        季洁丧气地回到家了娘家,受到父母亲诧骂,被夫家人赶出了门。特别是一向对她没好脸色的父亲更是冷嘲热讽的,几乎每天用怪腔的言语刺激她。其实她父亲跟尹小烽父亲是同样的,都很鄙视这样的子女,甚至做为取笑的对象。 她当初选择他,两人的父亲相似也有很大的因素。她说尹小烽除了母亲外还有姐姐,她除了母亲外几乎没有亲人,上无兄弟下无姐妹。尹小烽说他的姐姐就是她的姐姐。季洁母亲找到尹小烽家里,这才知道女儿跟方华间的事,提出要跟亲家共同抚育第三代,却遭到对方的谢绝。丈夫离世后季洁在娘家呆了一个月,也受足了父亲一月的气,满腹的委屈,爱她的母亲言语也很刺耳。她想要是能跟尹小烽一起离世该有多幸福,或者是她离世,她几乎每天以泪洗面。
    一天早晨季洁用书面方式给父亲留言:“省得您老人家心烦,影响身心健康,我要到远方去,寻找新的生活,离开家也许是种解脱。请不要寻找我了,我也不会回来。也请您不要打搅我的两个儿子,让他们哥俩快乐地成长。”也留下二十多万的钱给了父亲,感谢父亲修炼了她,有一个新的生活,去了省内一家残疾人之家。残疾人组织的旅游活动,在公园里一个六七岁小男孩跑到她身旁逗她玩,一女士对男孩说:“她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连忙地抱走了男孩。说话的女士正是尹小烽的姐姐,曾经友好的姑媳俩,已成了形同陌路。季洁看到远去的儿子欲哭无泪。弟弟离世时,姐姐当初立下誓言弟弟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胜比她的孩子,要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尽量好的物质生活。季洁在异乡茫然地生活着,她已是知天命年纪!






吾罕言利,与命与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62

帖子

90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21-3-13 12: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水平波 于 2021-3-13 19:42 编辑

续记
     晚上季洁呆在湖滨思念了好久,尹小烽带给她时光是最快乐的,那时候她多么希望能够携手到老,然后她幸福地先逝。为什么别人夫妻可以风雨共度五六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季洁和丈夫仅有七年呢?还没相处得够。独处时一遍遍地听《十年》歌曲。以前她喜欢独处是更容易思考,而现在独处是孤寂无依。常常对着丈夫照片用心灵对话方式,希望能有灵魂附体一说,哪怕在梦中也行,然而一次次落空,她思念着,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儿落下,心里呼喊着:“小烽你在哪里?是在美丽的天堂吗?无论你在哪一个角落都要等着我”月亮照在湖面上,正像尹小烽照进她的心里,她静静欣赏湖面上月光无比的温馨,好像依偎在丈夫的身旁。
   忽然季洁看到方华向她走来,原来是小伙儿小郑。他说:“姐姐,我下星期五就要结婚,请你做我们婚礼的伴娘。”她自从亡夫后,不再参加他人的婚礼。小郑又说:“你做不了我的新娘,就做我的伴娘,其实我一直以来挺暗恋你。”小郑的外形真的是太像方华了,简直酷似一人,方华是永远远去了。
    季洁想如果当初像阿贞一样选择了单身,就没有这样爱与恨的痛苦,情与灵的悲伤。
吾罕言利,与命与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62

帖子

90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21-3-21 16: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水平波 于 2021-3-23 15:51 编辑

插叙:
季洁要求婚后的家务事得自己处理,她从小到大的生活基本是由长辈包办。孩子的事暂不考虑,带来是忧虑和压力,反正尹小烽姐姐家有孩子。季洁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厨房的烹炒和清洗衣件不在话下,家里地板基本每天要清理,玻璃门窗也是搞得锃亮。家里几乎是一尘不染,这样也获得外人的尊重。除了电脑和电饭煲外没有其它家电,领导来到她家里称赞会生活。她每天晚上都等丈夫下班回来,尹小烽的工作是九九六的,早上九时到晚九时,一周工作六天制,他感觉到妻子的体贴和家的温馨,休息日在家时更会投入到家务中,他俩好比是神仙夫妻,很少有脸红时。季洁的父母亲一直催使,两年后便孕育孩子,更多的是想孩子将会经历世间多少风雨,她无比的焦虑。为了下一代,尹小烽对妻子更悉心,一切家务活不用妻子操心,带给妻子更多的欢快。
方华得知季洁有身孕后格外地欣喜,他想又要再次做父亲,因为跟季洁寻欢的事是常有的,而且这是跟相爱的她所生的。看样子季洁会生男孩下来,那他就是儿女双全了。十月怀胎后季洁果真剖腹产下了个手舞足蹈的男婴,但这孩子见到方华哭闹特凶,好像似见了敌人。方华知道他有儿有女的美梦是不存在,亲缘鉴定下来,他对季洁说:“这孩子跟他亲爸一样是傻子, 你太辜负了我的一片真情!”其实孩子出生当天尹小烽抢先做了亲子鉴定,他万般地高兴,有了血脉传承人。在方华眼里尹小烽是十足的傻子,不顾一切地占有傻子的妻子,年少时的情人季洁。不止一次地说要在尹小烽身旁跟季洁亲热,季洁哭骂他是厚颜无耻的家伙,最后方华像年少时一样亲吻下季洁后,永远地离开了。
季洁和丈夫过着温馨而平静的生活,尽管丈夫宽恕了她,但她一生愧对这婚姻和家庭。儿子三周岁多时又添了个弟弟,这时传来方华精神恍惚的消息,她的世界里没有方华。弟弟一周岁多时父亲尹小烽脑痉挛发作,在痛苦中拉着妻子的手,看着两个幼小的儿子慢慢地离世。
吾罕言利,与命与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650

帖子

437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4-6 13: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叙述很好!
无交集,亦无悲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联系我们|备案号:沪ICP备16019424号-1|  

GMT+8, 2021-4-22 03:40 , Processed in 0.189315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