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网_病残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回复: 1

[原创参赛作品] 老陈头的债

[复制链接]

53

主题

296

帖子

149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7-23 15: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爱在,幸福就在 于 2022-7-25 11:17 编辑

                                  老陈头的债
                                         作者:爱在,幸福就在!
    市人民医院幽长的走廊里的木椅上,老陈头手握着医院的化验单,神情沮丧,面无表情的靠着,他目光呆滞,此时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不知道现在的他将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自己得的病是治得好还是治不好,他想起了抛弃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

老陈头年轻时讨了一个老婆,人长得可以,但没有读书,认不得几个字;那个时候老陈头在村里算是一个“文化人”,初中毕业,在乡粮食站当出纳员,一个月有35块的工资,那个时候,老陈头的家是村里的富户,有头有脸,村里的人都羡慕他天生好命;可能是因为财大气粗的原因,老陈头特立独行,一些行事风格像极了地主恶霸,村民们迫于他的财大气粗,很少有人和他结怨。老陈头在乡粮食站做了两年的出纳之后,由于个人突出的才能表现加上一付敢作敢当又天不怕地不怕的作风,为粮食站解决了很多刺手的问题,被粮食站的领导提拔为粮食站副站长,主管粮食站各项工作。被提拔后的老陈头,可谓是风光无限,也在人前出尽了风头,十里八乡尽人皆知。也就在老陈头担任副站长之后的半年,家里给他说了一门亲事,是镇卫生站站长的外甥女,人长得水灵好看,但就是文化不高。当时老陈头就同意这门亲事,但结婚的事又被传得满城风雨,无奈之下,老陈头硬着头皮与人拜了堂结了婚。拜堂成亲的当晚,老陈头借着酒劲把新娘子折腾得够呛。婚后起初的一年半还算和谐顺利,从他媳妇有喜的那天开始,老陈头似乎被注定要有劫难,也就是那些劫难,使老陈头为他凄惨的晚年生活埋下了伏笔。

还在沉思的老陈头被护士叫醒,催促老陈头去办住院手续。老陈头回过神来,用黯淡无光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护士,喉咙里在翻江倒海的涌动,嘴皮子张开了又闭,就是蹦不出一句话来。护士见他爱答不理,撂下一句话“要治就赶紧交钱办住院,不治就回家去等死吧”,老陈头还是欲言又止的看着护士离开的背影,他内心无比的五味杂陈。磨磨蹭蹭的好一会儿,老陈头才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拿起旁边的布袋子,看了看手里的化验单,脚步蹒跚地往楼下走去。

老陈头内心一片迷茫,他走出医院大门,他已经搞不清方向,究竟哪一边是回家的路。车来车往中,他孤孤单单的没在车流中。
费尽九牛二虎的老陈头回到家,端起沾满灰尘的杯子“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水,然后慢慢的走到一张被蹭得油光瓦亮金黄的竹椅前,他慢慢的转过身,扶着墙,慢慢的躺了下去。老陈头微闭着双眼,躺在哪里一动不动,他努力地在回忆着他的前半生,也就是年轻时候不可一世的模样。

一九七三年的五月,享尽命运高光时刻的老陈头,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他的生命里还会有“背时运”的时候。那年开年,从县里分配了一个女大学生到乡粮食站,主要分担老陈头出纳员的工作,但老陈头还是副站长,大权在握,况且对县里派人来粮食站也是老陈头向镇里提出,当时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遭到乡镇粮食局多位领导的批评,可足智多谋的老陈头打着“深化人才,基层需要知识分子”为幌子,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夸赞,还夸他有远见,于是上级领导就答应了老陈头的请求。女大学生到粮食站的第一天,正敢上下大雨,女大学生的衣服头发都被淋湿了,当老陈头看到女大学生的那一刻,老陈头看得心里直痒痒。为了获取女大学生的芳心,老陈头总是无事献殷勤,利用各种机会接近女大学生,在老陈头威逼利诱下,女大学生在一天夜里爬上了老陈头的床。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陈头与女大学生的事被人发现,老陈头遭到政府清算,被丢官罢职,女大学生也被迫远走他乡。老陈头风流韵事败露后,遭到全村唾弃,沦为十里八乡的笑柄。妻儿在舆论的压力下,离开了老陈头。在家乡无以立足的老陈头,于是与发妻离婚后,只身去了广东。后来,入赘到广东一商户家,当了上门女婿。

二零一九年的一个清晨,一辆面包车停在了村口,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约摸六十多岁的男人,蹒跚在村路上,这个人就是老陈头。老陈头的归来并没有引起全村人的注意,毕竟他出去了半辈子,以前认识他的人已经物是人非了,认识他的人也已经风烛残年。好在,老陈头的祖屋还在,虽然已经残墙破壁了,但修缮修缮还是能够住人的。老陈头住进阔别近三十年的祖屋,想起曾经的风光和一家人在这个屋里的情景,不由得悲从中来,掩面痛哭起来,回想过往,老陈头只能唏嘘长叹。

老陈头正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被人叫醒,老陈头睁开眼睛一看,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两人一问一答,当小伙子确定眼前这个老人正是老陈头时,小伙子显得很是拘谨,他放下手里提来的一些水果和营养补品,硬生生地对老陈头说,我是代表我妈妈来看你的。老陈头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充满了疑惑,心里盘算他是什么来头时,小伙又说:“听说你身体不太好,我妈让我来看看你”!老陈头抬起头颅,从两片已经焦干的嘴唇里吐出来一句话:“你妈妈是谁?她叫什么……”,小伙见老陈头开始盘问,便有些紧张起来,慌忙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沓钱放在老陈头跟前的桌子上,小伙头也不回的的走了。老陈头连叫住小伙的力气都没有了,老陈头望着眼前小伙送来的东西有点不知所措。他似乎好像知道小伙口里的说的那个人他似曾相识又好像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到底是谁来看望我呢?老陈头心里一直在问这个问题。

黄昏,老陈头用力的从椅子上爬起来,拄了根棍,一个人慢悠悠的在村子里散步。但看见他的人似乎独当他不存在一样,没有和他打招呼。老陈头来到昔日的牌楼下,一个人坐在石阶上,他仿佛想起三十多年前,他曾经在这个牌楼里穿着大红卦子娶老婆宴请全院人的热闹场面,他用手摸了摸石阶旁边的大木柱子,感觉很亲切又很陌生。老陈头知道自己日时无多了,本想回到家乡来叶落归根,谁曾想,家乡已是举目无亲,兜兜转转中,将会是一个人在阔别已久的家乡孤独终老。

这时,有一个老人也拄着一根拐棍来到了老陈头身边,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曾经老陈头隔壁邻居,比老陈头年长两岁,打小一块长大的。听说老陈头荣归故里,就一直关注着老陈头,邻居见面,两个老人相视无言,对面而坐,好像分别几十年的话语化作了无言一般。坐了良久,邻居开腔:“你回来,他们知道吗?……”邻居的一句“他们”忽然间让老陈头感到惊愕。他们是谁?老陈头顿感不安,他极力在脑海里搜索有关“他们”的画面。邻居老人又给老陈头补了一句:“三十年了,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他们的消息……”?一语惊醒梦中人,老陈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来看望他的小伙,小伙口里的“她”,老陈头一番捶胸顿足,泣不成声。邻居老人见状,连忙安慰:“三十年了,该见的还是要见的,不要带着一身债走”。邻居的一番话,如一根刺深深刺在了老陈头的心里。其实老陈头拖着病入膏肓的身体回到家乡,就是想见一见,认一认该见的人,了却一桩心事。

那一晚老陈头彻夜未眠,想了很多,他知道三十年前的错现在无法弥补,只能等时间慢慢去平复了。第二天,老陈头就再也没有醒来,还是邻居老人去看望时发现的,老陈头在旁边的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纸条上是一串手机号码。

在老陈头的葬礼上,老陈头的儿子和女儿,还有哪个和老陈头在粮食站一起上班的女大学生也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姑娘,那姑娘长得和老陈头一模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794

帖子

50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编的有些粗糙。
无交集,亦无悲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联系我们|备案号:沪ICP备16019424号-1|  

GMT+8, 2022-8-8 08:35 , Processed in 0.098639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