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网_病残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3|回复: 4

[原创参赛作品] 有一种爱 叫无形(故事)

[复制链接]

14

主题

108

帖子

5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6-17 22: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函数 于 2018-7-23 15:21 编辑

      又是一年的父亲节,我却不知道写点什么来怀念父亲,因为父亲生前对母亲的“蹂躏”,使得他留给我的印象只是一名“暴君”。

      记得母亲七十大寿那天,住在其他城市的大舅和小姨大老远地赶来给自己的姐姐祝寿,这让我们做子女的多少有点无地自容;合着母亲的生日我们竟然记不得,还要劳烦长辈们大老远地赶来我们才知道。说起来,大舅和小姨并不打算大张旗鼓地给母亲做寿,只是陪她度过这喜庆的一天,让她开心开心而已。如果舅舅和姨娘平日里来,母亲会很开心,但是这一天,母亲却不断地抱怨他(她)们不应该来,说如此声张让父亲知道了会出事。不幸真被母亲言中,就在母亲生日的这天晚上,父亲过来了(父母分居)。父亲见母亲不在,脸色不好看地用带着怒气的声音问我母亲到哪去了,吓得我找个机会偷偷打电话给母亲,告诉她父亲来了,可能要找她的麻烦,要做好思想准备。果然,母亲姐弟三人散步回来后,父亲就开始找茬不停地数落母亲和她的家人,就像文革中搞批斗一样。大舅见自己的姐姐无故被训,连带着自己一家子都被攻击,忍无可忍便很低调地据理力争了两句,不料父亲就暴跳如雷,竟动手打了大舅和母亲。我只因一时情绪失控数落了父亲两句,父亲便要杀我,直到110赶来,事情闹了一夜才算暂停了下来。事后,我才知道母亲的逢十寿辰,基本上都是在父亲的拳脚中度过。

      就这样,日子在父亲的“暴政”下虚度,“地震”也就成了家常便饭。父亲每闹一次,家里就要鸡犬不宁一回。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这么”渣“,更不明白母亲当年为什么会嫁给他。总之,父亲留给我的印象很差,让我都不知道什么叫父爱,直到一场“劫难”的发生。

      八年前,我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坠楼受了重伤,神话般的被救过程让我苟活了下来。在长达两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期间,亲人们轮留陪护,精心呵护,让奇迹在我的身上惊人上演。

      记得刚住院不久,我的双腿做了物理固定手术。大热天的,我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吃喝拉撒都要母亲来伺候。亲人们24小时不离我左右,唯恐哪怕是一秒钟的离开,我都会永远地离开他(她)们。老父亲也常来,尽管哥哥姐姐们心疼父亲要他少来或不来。我就这样神志模糊地躺着,直等手术。盼呀盼,终于盼到了可以做手术的日子,护士过来给我打了针,做了一切术前的相关工作,我便被医务工作者用推车推着向手术室走去,亲人们祈祷的目光和伤痛的泪水留在了我的身后。

      上手术室的路很短,但那会儿于我来说却很长,就像要历经一个轮回重新做人或是变鬼。我没有丝毫的恐惧,因为感觉对我这样因为不上进而一无所有的人来说,死也许是最好的解脱。躺在推车上,我的心在人间与地狱之间徘徊,却没有哪个会让我心生眷恋。也不知道医务工作者在什么时候给我打的全身麻醉,不知不觉中我竟没有了思维和知觉,等到醒来时,便又回到了那张病床上,眼前依然是人间最美的风景——亲人的微笑。

      快吃中饭了,兄弟姐妹们见我平安无恙,便陆陆续续各自回去。老父亲也回了他的家。父亲的家与人民医院有近十里的路程,往返的工具就只是他的那双老腿。父亲日复一日地来看我,徒步于这十里长街,尽管他已八十高龄,却是风雨无阻。在父亲年轻的时候,为了能见一面当时身在异地的母亲,在自已被打成右派的艰难岁月,硬是从南昌老家步行一百多公里来到上高。当父亲见到心爱的人儿的时候,体力已是不支昏了过去。我常想,当年是什么支撑着父亲对母亲的这份挚爱?而我做为他的儿子,是不是应该继承父亲这对真爱的执着?晚上,兄弟姐妹因为各有事忙,有时不能来陪我过夜。第二天,老父亲总是会例常地询问我昨夜是谁在这。当然,如果哪天没有亲人陪我过夜,我肯定会骗父亲说有的,因为我担心他放心不下。我的隐瞒总是无济于事,老父亲灵敏的直觉总能精准地判断出我是否在撒谎。对父亲来说,他即想其他的子女来陪我过夜,又心痛他(她)们。是呀,手心手背不都是肉吗?父亲为了能照顾到我又尽量不打乱我的兄弟姐妹们的生活次序,竟不顾大家反对决定亲自陪护我过夜。夜深了,老父亲只身躺在硬邦邦的躺椅上半睡不睡,而我却只管去找周公解梦。当我偶然醒来时,发现父亲坐起身子来朝我这边看,只到我又安静地睡去,他才放心地重又躺下。昏暗的灯光下看着父亲老迈的身影,我突然潸然泪下,却没有勇气让他感知道。

      随着病情的好转,亲人们重又各就各位,只剩下父母不离不弃。这天,病房里只有我和另一位病友,我便象住常一样和他聊起了天。

      "你的伤好得怎样?”病友问我。

       "嗯,还不错,感觉可以。”我回答。

       “我想也是,看你比我伤得严重多了,却好得这么快。”

       “是呀,这可能是老天爷在保佑我吧?”我开着玩笑说。

       “也不能这样说。应该说你是幸运的,你的家人这样爱你,呵护你,全住院部的病人都没你这么幸运呀!我都眼红。”病友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

       “你知道吗?你刚出手术室的时候,还没醒过来呢。你父亲看见被推出来的你像死了似的,哭得厉害。”病友停顿了会儿,突然告诉我一个“秘密”。

      我无语,只有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父亲的哭泣,该是一种怎样的痛呀,伤心欲绝,撕心裂肺,都不为过。

      母爱是雨露阳光,让子女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得到,而父爱,却要用心去体会,因为父爱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更不会借眼泪来传递,它只是无形的存在,又让我们在无形中消食却浑然不知。父爱无形,却总是将我们包围;父爱如山,却又岂是山可比。在父亲节来临之际,我想对天堂的父亲说:“爸爸,我永远爱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08

帖子

5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22: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旧文,唯一发在了“蓝色月光博客论坛”(我在该网站的名字为:暴疯语)上。该网站很早就没了,但发在上面的文字有一些被他人“转载”到了它处,所以细心的朋友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同名文章。

     此文所写,是本人的亲身经历;文中出现的地名,是我的老家和现居住地(也是户籍所在地)。如今,我父亲已经离世五年多了,时间上和写的时候不同,再加上以前的作品多年后再读肯定会发现许多问题,所以做了修改。当然,由于写作水平也就这样,再改也好不到哪去。望朋友们批评指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341

帖子

220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6-30 17:4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父母永远是我们最亲的人。
无交集,亦无悲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2

主题

476

帖子

24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7-5 23:37:33 小草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感人,真实。父母有时会吵架,亲情是复杂的。但对子女的爱,却不会递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4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9-1-7 01: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就是希望,就是灵丹妙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小草网(同类家园) ( 沪ICP备16019424号-1

GMT+8, 2019-1-23 19:31 , Processed in 0.182702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