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网_病残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5|回复: 2

[原创参赛作品] 纵使人间再无你,但又何处不是你……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2-7-13 06: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爷爷走了一个多月了,这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望眼孤坟,无处话凄凉。
2019年的下半年,爷爷脑梗入院,在2020年的下半年,他又被诊断为胰腺癌,后来全家人商量,给他进行了一次较大的手术,虽然说术后的体质大不如前,但是他凭着自己的倔强,多撑了一年多的时间。
之前有一些认识我的人,其实也顺带认识过我的爷爷,在我的书里、在电视节目里、在真正的现实里,他永远是那般的慈祥、仁厚、勤劳、朴实,在我结婚之前的二十七年里,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边,他一直像爱护幼鸟一般把我庇护在他的羽翼之下。
他给了我人世间最珍贵的礼物,让我贪婪地享受了那么多年,以至于至始至终,内心都没办法坦然面对他的离开。
在他度过的最后的一个冬天里,他已经没办法把自己躺在床上,他只能坐在藤椅上面靠着睡觉。我怕他冷和硌得慌,给他买的电热毯和褥子,最终还是没有能用上。一整个冬天,他都是在笨笨地熬,身体的疼痛、僵化、衰弱席卷着他,让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获得平静,他在想着:说不定天气暖和了就好了。
去年的中秋节回家团圆,那时候我怀着安安,快接近孕晚期,我跟他说:“爹爹我接下来一段时间就不回来了,等生完孩子,我就回来陪你。”他拄着拐,说:“好的,越来越不方便了,你在镇上待着吧,我可以在家煮好饭,每天中午让你奶奶送去。”是的,就算是结婚之后,我还是会三天两头的跑回家,或者干脆在家住几天,他们看到我能放心,我也能像个孩子一样吃着“现成的”。他怕我吃不饱饭、怕我饿着,或许还有一点私心,怕阿福对我不好。所以即便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光里,他最想保护的人还是我。
安安的到来让他很高兴,在北风呼啸的冬天里,他竟也挣扎着来看了几次他的小重孙,他很想抱抱他逗逗他,甚至说,等孩子大一点,带回去,他守着他。这个孩子身上开始承载了他“所有的希望”,我明白,他不过就是希望日后孩子成为我的依靠。
春天是来了,只是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奶奶说他开始常常在家里哭,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帮他,止痛药一直没断过,各种药物一直没断过,人想活命,但命不由人。所以面对他,不管是在电话中还是见面时,只是一直叮嘱他努力吃饭,就像他叮嘱我一样。
四月初,奶奶说,他真的撑不了几天了,躺下再也起不来了,吃饭需要喂,小便已经无法自主排出了。在镇上医院耗了四五天,出院回家了。
当时全国疫情又一次爆发,靠近上海的南通地区,更是形势严峻,大大小小的道路都被封锁,即便我要从镇上回去,短短两三里路的距离,我也得绕一些路。
在他出院之后,我也紧跟着回去了。他还是在那个“方寸之地”上靠着,他看到我又一次老泪纵横:“伢儿,我好不了了,想想怎么对得起你一直买这买那啊……”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哭,那么无助和沧桑。“我真的希望再多活几年,帮你带一带这个孩子。”只有他知道,凭我一己之力,想要撑起一个家庭是难上加难,如果多个人带孩子,那么阿福至少可以出去赚点生活费,我也不至于焦头烂额。
那天返回我开着电动轮椅,一路狂奔眼泪狂飙,虽然轮椅是限速的,但是我没有让它停下来,好像只要我不停下来,我就能追得上时间。以至于那天我一条路走到头了,才被别人好心地提醒:“姑娘,这路是封着的,你得返回,从另外一条路拐过去。”我才醒过来,我惊愕地看了一下周围,悻悻地往返回去。
晚风已经吹起,云在天上飘散,无能为力的痛,无边无际无着落,人世间的生离死别,无论你多么努力、多么不舍、多么的肝肠寸断,你始终没办法跨越。
有一天我收拾着房间里的一些东西,他让我把刮胡刀拿给他,他说:“最后一次刮胡子了,下次用不上了。”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所以还是想体面一次,尽管他其他已经没办法给自己做任何地清洁工作了。他的思维一直很清晰,他清楚地记得家里每一样东西放在哪里,也能够很理智地交代自己生后的事情,他跟我说:“娃娃还小,到处都得花钱,我走之后,你什么都不需要置办。”
在最后的大半个月中,我基本上每天都会腾出时间回去一趟,除了遇到下雨天不能出行。我最怕手机铃声什么时候会突然响起,家里人跟我说那个我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奶奶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伯伯们和父亲都轮流看着他。那天一早,奶奶又给我来电:“你回来吧,你爹爹在等你。”吓得我慌忙起来,开着轮椅往家赶。那天我大半天的时间都陪着他,他希望我在他的身旁,我知道他舍不得放不下,但是对我而言,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锥心的分别啊!
我给他看孩子的视频,他微眯的眼睛竟然产生了光亮。我跟他说,“爹爹,你不要怕啊,这个身体已经旧了、老了,就像机器一样,不能再用了,咱们就是去重新换一个新的身体,还会再来,我们还会见面的。”我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我怕我会情绪失控,所以在他面前始终没有让泪水掉下来。
他在四月二十二日清晨永远地离开了。他走的那几天,油菜花尽,麦子近黄,仿佛他在那个安静的清晨,又像往日一样,头戴草帽手持镰刀,迈着利索的步伐,下地收割了。只是我寻遍了田间地头门庭院落,再也找不见熟悉的身影。
他出殡之日我没有回去送别,我承认自己的懦弱、承认自己的抗拒,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擅长告别的人。我没有为他守灵、没有为他披麻戴孝,但是一旦想起,眼泪还是会无声地滚下来。
对别人来说,不过就是一个长者的离开,与千千万万普通人的离去没什么区别,对我来说,我生命中最深的连接断裂了,它成了我心里最深的悲恸,是我再也无法填补的空缺。
他走之后,我回家的次数少了,回家的愿望也少了,我不知道该对他的遗像说点什么,他也不需要我为他做什么了,正如他再也不会顾我冷暖一样。
我们这一世的缘分很深又很浅,短短二十几年如同瞬息,自此之后,天涯无期,再无相聚。纵使人间再无你,但又何处不是你……往后余生,风里雨里,我会继续好好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266

帖子

237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7-18 09: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难以割舍的是亲情,愿逝者安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794

帖子

50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亲情,是我们心里最深的情感。
无交集,亦无悲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联系我们|备案号:沪ICP备16019424号-1|  

GMT+8, 2022-8-8 08:31 , Processed in 0.090686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